星空下,月光渐渐拉长了林一凡的身影。在这个用篱笆筑成的小院子里,林一凡已经站了两个小时了,专注的脸庞,深邃的眼眸一直凝望着天上的繁星。显然,像林一凡这样,一个在五岁父亲就意外事故离世,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穷小子,是不可能做什么天文学家的,这只是他的一种倾诉方式。

      突然,林一凡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弧度,想起了那次尴尬的初见。

      清晨,明媚的阳光如万千道金光撒向万县一中每一个角落。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,林一凡已经耽误了一天课程,路上又塞车,迟到是铁定的事了。走在校园那条坡度超过38度的小道上,说是走,其实是在跑。课间操时间了(学校规定在上完两节课后,为早操时间)。到处可见穿着深蓝色校服的同学往操场方向姗姗前行。

      下页更精彩↓